每日一言: 不变革便没有进步 不变革就是复制昨天
每日一言:

生活杂谈

中国申办冬奥会 外国人最关心什么?

  • 时间: 2015-01-26 17:15:24
  • 来源: 大公网
  • 点击率: 765

  虽然元旦后下了一场不小的雪,褐色却仍是河北省张家口市崇礼县的主色调。向南的山峦是连片枯黄的灌木,一名穿着棉大衣的农民在盖着薄雪的土地上赶着羊群,他身后巨大的广告牌上写着,“新机遇,新梦想,新动力,新崇礼”。
 
行车记录仪上的数字显示,崇礼距离北京近300公里,星期五下午三点从北京东二环出发,我用了五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在中国,要想获得人民群众对一项大型活动的支持,提出和他们生活密切相关的口号不失为明智之举。在途中名叫下花园的地方,标语的内容变成了“新花园,新奥运”,在旧称沙城的怀来,标语变成了“植树添绿为冬奥”。
 
再有一个月,国际奥委会的官员就将沿着这条道路,从北京前往张家口实地评估考察冬奥规划场地和设施。北京日报1月18日的报道是这样描述官方所做的准备:
 
奥运五环颜色装饰的运动员造型分列京藏高速两侧,加油站里也张贴着申办冬奥会的标志,在已完成整治的迎宾廊道中,申冬奥元素扑面而来。张家口下花园服务区是北京到张家口迎宾通道的“第一个窗口”,目前服务区建筑物上都已经悬挂中英文双语标牌,餐厅、客房、洗手间均装饰了申冬奥宣传画,服务区也建起咖啡屋、配上外语服务员。
 
常年在中国生活的我,还是第一次在高速公路休息站看到“西餐厅”的招牌,这是这个贫困县给我和几个欧美记者同行带来的“幽默”之举。没错,中国即将申办的2022年冬奥会,一部分高山滑雪项目的选址就在这个靠近首都的连片贫困地区。
 
中国再次申办奥运会,国际社会到底关心什么话题?我觉得至少有三个方面绕不开,一是举办地的贫困人口如何看冬奥,二是冬奥会的商业开发模式,三是环境平衡。
 
和十几年前中国申办夏季奥运会时的大规模拆迁相比,冬奥会显然没有这么多的“麻烦”。清华大学土工工程专业毕业的张春生,如今是中国冬奥申委张家口运行中心的常务副主任,他参与了全部选址的规划。
 
“如果中国成功申办冬奥,新建场馆需要拆迁多少人?”站在一个大沙盘前,我问张春生。
 
他指着沙盘中山坳里的两个村落说,“规划新建的奥运村那有300多户共1000人,越野滑雪和跳台滑雪场需要搬迁700多人。”这个数字远远在北京举办夏季奥运之下,张春生话音刚路,他又练达的介绍两个场地会将会各自产生多少枚金牌,似乎一切已稳操胜券。
 
打开酒店房间电视机,是带有南洋口音的男声,不厌其烦的讲述“云顶集团”的成功之路。没错,这个由马来西亚林氏家族全资控股度假村也将是冬奥的一部分,“届时是山地媒体中心,”张春生告诉我。
 
办一届奥运会需要花费多少钱,永远是人们社会关心话题。总投资达到510亿美元的索契,就创下历届冬奥会之最。中国申办冬奥会的蓝图中则有不少外力,如云顶集团投资的滑雪度假村。这家度假村的市场总监是北京人,前几年从集团香港的金融分析岗位调回国。
 
“经营一家冬季运动的度假村最重要的是什么?”后者说,“欧洲冬季运动有几百年的传统,不少家族企业一代又一代专心经营,在中国很少有这样的公司。”
 
保障当地人利益和提高服务质量的矛盾出现了,在这个天然具备优良冬季运动条件的度假村,员工一半以上是来自周边的村庄。上述市场总监说,这些人夏天务农,冬天来度假村打工,收入不错。不过,在我看来,虽然当地人口得到了就业,但似乎只能从事低水平的工作,如何培训这些本地人对冬季体育的理解和服务冬季度假需求成了当务之急。
 
我身边的很多朋友一听到中国要办冬奥会,第一个反应就是“有钱任性”,然后他们就会问,中国到底有多少人真正理解并乐衷于从事冬季运动?
 
在加拿大设计团队的笔下,这个第一期总投资20亿人民币,仅用两年半时间就建成的度假村停车厂,大部分是来自北京的豪华汽车。在中国喜爱冬季运动是一回事,能够负担得起是另外一回事。在前往2100米海拔的缆车上,一名单板滑雪爱好者告诉我,周末每天的滑雪门票差不多是400元人民币,如果再加上食宿和来回的路费,差不多要3000元人民币,当然还不算价格不菲的滑雪全套用具,这几乎相当于中国普通劳动者的月薪。
 
当然,随着居住在大城市的家庭变得富有,的确出现了很多热爱冬季项目的年轻人。在外交部外国记者新闻中心的会议室,北京冬奥申委新闻宣传部部长王惠告诉驻京的外国记者,“原来很多北京年轻人见了面都说你吃了么,现在改成你滑了吗?”
 
我毫不怀疑未来几年会有更多年轻人追逐冬季项目。但是不能否认,冬奥会给一些相关产业带来的利益可能更大,崇礼一个以冰雪为卖点的楼盘销售员曹国际告诉我,“1000多套房源现在只剩下三分之一”。曹还在我面前夸夸其谈的说,一名中国科技类上市公司总裁和知名选秀女歌手也投资了他们的楼盘。
 
一条北京通向张家口的高速铁路源源不断运载着滑雪爱好者,只要不到一个小时,他们就可以抵达高级滑雪度假村,这是未来五年就能实现的图景。时间移到战争年代,一名中国记者曾风趣诙谐的写到,“不少北平的热血青年叫嚷着要去西北,然后他们舟车劳顿到了张家口逛了一圈,之后打道回府大谈特谈西北的游历。”
 
这名记者说的没错,张家口确实是北京的西北,而且地理环境和西部有想通之处,干旱,缺水。可以预见,环境问题是中国办冬奥绕不过去的话题。
 
“人工造雪的水从哪来?”这是很多人的疑问。我在滑雪场似乎找了一部分答案,“夏天的雨季的降水被收集到蓄水池中,这些水便是冬天造雪的来源,每个雪道下面都有收集管道,等春天雪溶化后再回流到蓄水池中。”看来,加拿大的设计师早已未雨绸缪。
 
在回北京之后,我看到崇礼县主政者最近说的一番话,摘录如下:
 
越是在门庭若市的时候,我们越需要冷静,一定要把发展的空间留下来,不能饥不择食,不能陶醉在申奥的氛围当中沾沾自喜,兴奋度不那么高,所以我们自己要有发展的控制力,尤其在这个社会上要有控制力,所以我们崇礼县委县政府从去年以来,基本上招商引资暂停了,这个也是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我们达成的一个共识。
 
我便深深的感觉到,中国这次申办冬奥会,有许多地方真的是不同了。(本文作者是专注全球外交和商业报道的大公报记者。联系作者liamlee@live.hk )

相关资源

Copyright © 2010-2011 儒商坞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0032007号全案支持:易龙天网
建议使用IE7以上版本浏览器

全案支持:易龙天网
建议使用IE7以上版本浏览器

友情链接